石井四郎,作为京都帝国大学医学部高材生,收到日军高层重视,抗战爆发后,他以“关东军防疫给水部”为幌子,在中国哈尔滨秘密设立细菌研究所,即

十几年间,石井四郎对当时属于满洲国的哈尔滨等地活人进行细菌感染、解剖生化实验,至少有3000多人被当作“实验材料”遇害。

除了人体试验,731部队还通过细菌战,杀死了成千上万中国人,也积累了大量的病毒细菌活体试验数据。

地球的另一边的艾拉·鲍德温也没闲着,在获得了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细菌学博士之后参军,并在48岁那年成为驻扎在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生物战实验室科学部主任,也是罗斯福总统研究生物战中最为得力的科学家之一。

1947年,石井四郎在助手内藤良一接洽下,在镰仓酒馆与美军司令麦克阿瑟秘密达成臭名昭著的镰仓协议,以把731部队的资料数据全部提供给美国为条件,换取了赦免。美国人则秘密聘请石井四郎为德特里克堡高级顾问,并将一栋大楼命名为731,供战犯石井四郎研究使用。

不知道是近墨者黑,还是永远争第一的想法影响,总之,艾拉·鲍德温也突破了曾经的底线,在美国本土内开始秘密用活人进行细菌试验。

据CNN统计报道,1955年到1975年,在德特里克堡或埃奇伍德兵工厂,大约有7000名左右的美军士兵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或者被迫的情况下接受了化学武器试验。

德特里克堡基地研发的生化武器,曾多次在战争中使用,取得了“非凡的战果”——也是非人的战果。例如越南战争中的橙剂,产生了几百万畸形儿。

在国内外巨大的压力下,美国总统尼克松禁止在美国境内研发攻击性生物武器,将德特里克堡交给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使用,研究重点转为各种病毒、病菌。

2019年7月到8月之间,美国陆军德特里克堡基地内部报告了两次泄漏。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在第一时间停止了该实验室的高级研究项目。

2019年11月23日,德特里克堡所在的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当地媒体《弗雷德里克新闻邮报》,直接披露了这里曾发生两起泄漏事故的细节。

上世纪8、90年代,德国生物学家雅各布·西格尔(Jakob Segal)公开表示艾滋病毒就是在德里特里克堡基地制造的。据说是1978年研究人员利用人类T淋巴细胞病毒(HTLV I)和Visna绵羊病毒制造出了艾滋病毒,并且进行了人体实验导致了病毒的扩散。

2001年发生了炭疽热袭击事件,该事件感染22人,造成5人死亡。FBI对事件展开调查时USAMRIID曾作为顾问参与其中。很快FBI将其列为重点调查对象。2008年7月,FBI即将就此事件提起诉讼之时,USAMRIID的一名生物防御研究人员自杀。2008年8月FBI将USAMRIID科学家布鲁斯·爱德华兹·艾文斯(Bruce Edwards Ivins)认定为炭疽袭击的肇事者。

2019年的大热美剧《血疫》剧情设计讲的就是1989年该基地病毒泄露的事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