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纽约上市一个月有余,电子商务网站当当网首席执行官(CEO)李国庆在微博上骂了一个月。先是骂早期投资机构,这几天又在骂负责当当网上市的投行,最终引发了一场网络对骂。

“摇滚歌词,虚构:为做俺们生意,你们给出估值10亿—60亿,一到香港写招股书,看韩朝开火,只写七八亿,别TMD演戏。我大发了脾气。老婆享受辉煌路演,忘了你们为啥窃窃私喜。

王X蛋们明知次日开盘就会20亿;还定价16,也就11亿。次日开盘,CFO被股价吓得尿急,我说忍了这口气,过了静默期……(此处省略7个字,编者注)。”李国庆在1月15日的微博中写道。

“文学创作,是在影射。”李国庆说。李国庆是当当网的现任CEO,他与妻子俞渝一起创办了当当网。

这不是李国庆唯一一条对投行不满的微博。李国庆的不满起源于当当网去年12月上市时的定价问题。当当网上市之前,承销商给其定发行价区间为11—13美元,后发行价区间调高至13—15美元,12月8日确定最终发行价为16美元,以此计算市值为12.46亿美元。而当当网在纽交所上市,首日开盘即报24.5美元。

加上当当网近日出资宴请来京的其IPO(即首次公开募股)主承销商瑞士信贷和摩根士丹利一行30多人。“现在气得我手都哆嗦。”这事被李国庆知道后,他在微博上大吐苦水,表达其对投行的不满。他认为投行故意压低当当网的发行价格,从中多头渔利,而且当当网还要出钱宴请感谢投行。他声称,要重塑创业者和资本及投行的关系。

李国庆的连番不满,引来一名号称是摩根士丹利(大摩)女员工“迷失的唯怡”在微博上“对战”,话语之粗俗不堪入目。“迷失的唯怡”认为投行并没有多拿当当网一分钱,并针对当当网的盈利和现金流连发两条微博,提到“小心做假账会被整到四肢不全”,其话语多是指向李国庆个人,其中一些用词包括“吃老婆软饭”、“神经病”、“王八蛋”等。而李国庆则回敬以“傻妞”、“洋人奴才”等。另一名(大摩)女员工“露西娅天气”也不时参与骂战。

李国庆与“大摩女”的骂战越演越烈,引来大量围观者,有大摩前员工在微博上表示:“在微博这么跟国庆说话,至少让大摩给大家留下管理不严的印象。”

随后当当网和摩根士丹利均分别发表声明,称李国庆和“大摩女”的行为属于个人行为,与公司无关。

1月17日下午消息,针对“当当网CEO李国庆微博对骂投行‘大摩女’”一事,当当网发表声明,称李国庆创作摇滚歌词属个人文学爱好,与“大摩女”对骂并未使用脏字,其行为与公司行为无关。

当当网在声明中还表示,李国庆创作歌词的初衷是为了对于后来的创业者及即将赴美的上市公司进行警示;当当网赞成企业家在微博上畅所欲言,但需注意净化空间。

当天,摩根士丹利也发表了一份声明,称“相信微博作者不是摩根士丹利员工。这种攻击性的言论有违行业道德标准。我们谴责这种危害公司企业品牌与声誉的行为。”但大摩模棱两可的声明让女主角的身份扑朔迷离。李国庆当天晚上就在微博上进行了反击,他引用网民的举报指出“大摩女”确实为大摩员工,且披露了姓名和职务。

知情人士透露,大摩的调查重点主要集中在网络账号、人物照片,以及以往记录中涉及的个人信息。另外,由于上述“大摩员工”信息中涉及中国内地、中国香港、美国等数区域,大摩此番是从全球范围排查。

但大摩的调查结果出乎意料。据此前的网民调查,参加这次舌战的“大摩员工”或许确有其人。

从已有网络信息推断,参战者多为女性,被网民冠以“大摩女”称号;在她们的微博信息中,不仅公布出有包含大摩LOGO的照片,甚至还透露其工作部门包括法律部和资产管理大中华区等。

一位名为徐三石的新浪认证用户透露,本次事件中甚至还牵涉到一位大摩全球资产管理合伙人,级别非常高。

1月18日凌晨,当当网CEO李国庆与摩根士丹利部分员工(被外界统称“大摩女”)之间的口水仗已经休止。在李国庆向董事会致歉后,两位主要涉事的“大摩女”也在17日晚间发表微博,为此前的过激言论表示歉意。

从15日开始,李国庆在新浪微博创作摇滚歌词炮轰投行贪婪,由此招致以摩根士丹利数位员工为主的投行人士强势反击,双方言辞激烈,被外界形容为“很黄很暴力”。

17日19:21,李国庆通过新浪微博发布了给董事会写的检查:“尊敬的董事会:我歌词带脏话,有损当当网形象,没想到传播那么广,污染了环境,我今后改正。”同时,他要求“有关公司彻查骂我者并采取措施”,并再度表示对上市价格不满,希望有关公司就此道歉。

几个小时之后,“大摩女”之一的“@露西娅天气”发表微博称:本人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发表,与任何团队或未参与此事的个人无关。请各位博友在转帖与好奇的同时少一些侵犯隐私的行为。另外,本人为此前过激的言论深表歉意,尽管并不是主动挑衅但也应注意文明用语。

3分钟后,另一位“大摩女”“@迷失的唯怡”也在微博上发表了几乎一致的致歉声明,并直言自己“同时也不欣赏微博友某些过激的言论,希望我们都吸取教训”。

至截稿时,涉事各方没有再度谈及此事。实际上,昨日涉及此事的激烈言辞已经基本收回。

“不谈了。”1月17日下午,此前在网上掀起漫天舌战的当当网首席执行官李国庆突然罢战。

尽管被官方定义为“虚构创作”,我们还是不难从李国庆的歌词中还原故事的概貌:当当网启动上市之际,大摩为拿下这笔承销生意,曾报出10亿—60亿美元的估值;但临到在香港写招股说明书时,却称由于朝韩冲突带来负面影响,只能给出7亿—8亿美元估值。

发行价方面,大摩最初将当当网定为11—13美元/股,后调高至13—15美元/股,确定最终发行价为16美元/股,以此计算当时市值为12.46亿美元。而2010年12月8日,当当网首日开盘即报24.5美元,较发行价上涨53%,收报29.91美元,较发行价上涨86.94%。市值达23.3亿美元。

“公司上市,市价比定价涨跌超过40%,就是投行的低能或品行低,投行就该骂。”李国庆在微博上写道。

“和国内上市略有不同,企业赴美上市是投行定价,是以一个预测的价格区间通过路演的方式向市场询价,公司和投行一起,通过市盈率、未来现金流折现等多种方式,得出最初的预测。”17日,信中利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总裁汪潮涌对记者表示。

而最初估值区间还需得到机构的反馈。一般而言,海外企业上市的路演为2—3星期,投行收集路演中机构客户提交的订单,把客户在不同价格下的认购金额汇总,如果集中在区间上限的订单超出拟募集资金许多倍,则可以调高估值,反之亦然。

“整个过程,投行与公司透明协商,不太应该有谁压谁的问题,价格不满意可以不发,市场不好也可以不发。”汪在其微博中写道。

“不过,IPO定价在投行内部也是一个博弈过程:投行业务部门自然希望定价能高,发行价越高,意味着募得的资金额越多,投行收到的佣金也随即增加;但在公司内部还有针对机构投资者的销售部门,他们希望的则是价格能降下来,让参与IPO的机构投资者有更大获益空间,以维持更加长久的合作。”国内一知名风投人士透露。

“对任何一家投行而言,都不可能准确地预测股价。因此,如果是我投资的企业卷入这类口水仗,我会劝说公司负责人忍下这口气,毕竟今后可能有二次融资,或者其他事情需要投行协助。而比较外资投行,中国本土投行对海外上市的经验明显不足,并不可能马上代替海外投行的地位和作用。”上述风投人士感慨称。@ 本报综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